总在二十名左右徘徊

2020-08-17 12:22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蒋忠新每天与高一学生一样起床、做早操、上早自习、吃早餐、上课、上晚自习、就寝,一坚持就是三年。

蒋忠新这才意识到儿子上课走神的原因,他本想给儿子一巴掌,但克制住了,耐心地对儿子说:“你还只有十几岁,怎么能开网吧?这个年纪正是读书的最好时候,只有学好了本领,将来才有出息。”

今年6月,父子俩同赴高考。6月25日,高考分数揭晓,儿子蒋康以理科550分超一本线28分,父亲蒋忠新以理科477分,超二本线35分。

高中三年,父子俩同时起床,同时早操,同时进教室,同时晚自习,同时就寝。

2001年,6岁的蒋康跟随在上海打工的父母就读于上海市奉贤区肖塘小学,小学6年,他从没出过班里前三。蒋忠新逢人便夸儿子聪明、懂事,他给儿子的前途规划是考上国内一流大学,去国外读硕士、博士,再回国当科学家。

蒋忠新问儿子怎么回事?儿子说他不想读书了,学习上没有信心,想去开网吧赚钱。

蒋康又只得回到家乡的新邵二中读高中,可常犯网瘾,偷偷跑到离学校几十里外的冷水江、金竹山去上网。

2007年,儿子面临升初中,蒋忠新理想中的上海某名牌中学门槛很高,他们又没有上海户口,有了十几万元积蓄的他打算回乡创业。于是,一家三口回到家乡,蒋康就在当地的岱水桥念初中,蒋忠新则买下村里的园艺场,夫妻俩起早贪黑,心想着儿子将来要去留学,那得要一大笔钱呐。

在岱水桥中学,蒋康成绩一直保持年级前五。读完初二,蒋忠新打听到邻县的冷水江师范附中教学质量好,于是,他动用所有关系,将儿子转到该校。

2003年,张非考进北大,2004年因成绩太差被劝退;2005年他以南充市理科状元的身份被清华录取,2007年,又因成绩太差而退学。同年高考,他以全市理科第二的成绩再进清华。

他说:“我在上海外企打工时,老板要求我们会简单的英语,我还在夜校学习过,高一的英语还是能听懂的。”

英语老师李霞刚刚三十岁,看到教室后面来了这么一位大哥级的学生,上课都有点不自在。课后,她问蒋忠新:“你毕业都这么多年了,英语课能听得懂吗?”

于是,蒋忠新搬来课桌,坐在教室第一排最后一个位置,和儿子成了同学。

三年前,为陪戒不掉“网瘾”的儿子念书,年届不惑的父亲放弃事业,与儿子同班读高一,成了新邵县第二中学“史上最大龄的高中生”。

留级后的蒋康没有机会再上网吧,但成绩仍没有父亲期望中的理想。开学没几天,班主任向蒋忠新反映,说蒋康上课老是不专心,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眼看“尖子生”成了“拖后腿”,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2011年,夫妻俩在新邵二中旁租了一个小套间,并决定让蒋康重读高一。

学习上,儿子总是稍胜一筹,在班里保持前十名,父亲也不错,总在二十名左右徘徊。如今儿子与他是无话不谈,自称是父亲的“忘年交”。■实习记者 戴瑾昕

儿子的班主任周慎只比蒋忠新大一岁,听到他这个想法,觉得有点不可理喻,并劝他不要头脑发热。

儿子寄宿后突然远离父母视线,渐渐学会了逃课、上网。到初三下学期,蒋康上网成瘾,成绩一落千丈。初中毕业,学霸少年竟没能考上冷水江师范附中的高中部。

接下来几天,蒋忠新每天都到儿子教室外转悠,他本想看看儿子上课是否专心,可隔着玻璃窗,听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他竟听得入了迷。终于,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和儿子一起读高中,考大学!

儿子也被老爸的这种精神深深感动,上课不走神了,成绩很快赶了上来。蒋忠新尽管年近不惑,记性也比不上十几岁的青少年,但他用功,别人读五遍能记住的公式或单词,他就读十遍、二十遍,直到记住为止。

蒋忠新和儿子同班读书的消息在学校传开后,学校领导和师生都认为他只是头脑发热,坚持不了多久。但校长刘力耕对他这种求学欲望深为敬佩,并许诺,只要蒋忠新能坚持读完三年高中,学费全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