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采访的济南人中

2020-11-12 21:07

济南人对于水的关注,正是对于城市发展的关注。古称济水的小清河,曾经因为乱排乱放,演变成了一条“臭水沟”。流经济南市的河段处于整个河流的中段,如果要治理,就必须从上游开始,而这样带来的问题和困难会很多。济南市政府考虑到要为市民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后,通过3年时间,先后投资50亿元,拉动了1480亿元的社会投资对其进行改造。未来的小清河要和大明湖及泉群相连通,成为济南的又一个新景观。除了成为新景观,小清河改造后,防洪标准也从“2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这样的防洪标准在很多城市都难以做到。这些都源于济南人对水和城市建设的关注。

离开济南后,我收到济南一位朋友发来的短信:“9月23日凌晨,趵突泉水位达到30.01米,创45年以来泉水水位历史新高。”(向萌)

看到这些,济南美好的未来跃然眼前……

小清河的治理缘于济南人对水的热爱,也是济南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济南南依泰山,北跨黄河,地处鲁中南低山丘陵与鲁西北冲积平原的交接带上,地势南高北低,而处在狭长地带的济南,发展自然也受到了限制。济南市委、市政府在大量调研和多次讨论后,制定了适合济南市发展的“东拓、西近、南控、北跨、中疏”的“十字方针”。这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空间上的长“高”扩“大”,更是发展理念上的长“高”扩“大”。济南市政府还结合百姓需要提出了“老城提升,新区开发,两翼展开,同步推进”的发展模式。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济南形成了东部奥体中心与高新技术开发区相连接,西部西客站的建立,将济南与周边省会城市连接为“一个半小时经济圈”,北部小清河的开发带动了城市北部120平方公里滨河新区的快速隆起,而中部16个城市综合体的建立,也将支撑起济南市的城市发展。

这恐怕是世界上惟一一座以泉水知名的城市。在趵突泉经营茶社的老板罗薇告诉我:“济南人对泉水有着很深的感情,宁可放着自家的泉水不取,也要让济南的泉水喷涌。因为有了泉水,才有了济南,才有了济南人的幸福生活。泉水离不开济南,济南人更离不开泉水!”

我又来到了济南。一下火车,采访组驱车行驶在宽阔的经十路上,记者发现济南多了高楼,多了绿色,多了清澈的河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当我看到趵突泉的泉水“水涌若轮”,看到扩建后的大明湖,湖中芦花飞舞,水鸟翱翔,当我站在超然楼上俯视整个这个城市时,感受到济南确实是一座“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宜居城市。

“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泉水曾是济南人最骄傲的名片。多少年来,济南人汲泉而饮,但1999年3月至2001年9月趵突泉停喷长达926天,为了保护泉水喷涌,部分济南市民改喝自来水。采访组到达济南的前一天,正是趵突泉地下水位达到29.78米,实现7年持续喷涌,创下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持续喷涌时间最长的一天。

城市是人口聚集地和区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离不开水资源的支撑和保障。一座城市的发展也需要结合自身的地理优势,只有正确、合理地判断自身条件,才能驶向适合自身发展的快车道。

了解济南历史的人都知道,济南的名称来源于西汉时期设立的济南郡,含义为“济水之南”。可见水对于济南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在济南,我还发现趵突泉附近有一座专门用于测量趵突泉地下水位的装置,实时显示趵突泉的水位,而每个济南人的手机短信里,每天都会收到趵突泉的水位信息,在我采访的济南人中,他们都能准确地告诉我当天趵突泉的水位。

泉生济南,水载泉城。众泉喷涌,泉水成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