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补上目前养老服务业的短板或空白

2020-11-21 23:14

【新政细读】民政部和发改委此次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意在通过开展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促进试点地区率先建成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创造一批各具特色的典型经验和先进做法,出台一批可持续、可复制的政策措施和体制机制创新成果,形成一批竞争力强、经济社会效益显著的服务机构和产业集群,为全国养老服务业发展提供示范经验。

在购买服务上,各地都在探索。到今年8月,江阴市民邵才兴家的“老伙伴客厅”已开张一年。 “十几位老伙计,每周五下午到我家客厅来唠养生、唠家常。”社区推出的“老伙伴”公益创投项目,邵才兴认领了一个。“老伙伴客厅”公益项目每年获政府近4万元经费。政府购买服务,资助社区开设舞蹈、书画、养生等多个兴趣项目,很受居民欢迎。

民政部官网26日发布消息,全国42个地区被确认为养老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我省南京、无锡入选。

“过去的一年,南京市密集出台了14个养老方面的文件,频率为历年来罕见。”周新华说,“南京的各项政策非常细,比如补贴政策:老人补贴6种,养老组织补贴5种,从业人员5种,接下来就是怎么将政策落地。”

不久前,南京首批200名老人,戴上了由南京市民政局免费配发的居家养老智能腕表,今年该市计划向8000名老人提供这一服务。南京市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协会会长石德华说,像智能腕表这类产品企业,迫切希望政府将试点改革中的要求落地,在税收、运营补贴等方面给予明确支持。

无锡市民政局福善处处长朱跃新介绍,该市正在探索品牌化管理,引入国内外知名养老服务品牌公司参与养老机构建设和运营管理。比如宜兴市民营企业中大公司与韩国著名医院合作建设国际养生村;上海莱康、新加坡宜康等一批养老服务公司参与公办养老机构管理。

【记者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民政部此次试点的改革项目,不少都是江苏已做或正在做的:购买服务、医养融合等给老年人带来更多便利。

住在南京市工人新村的独居老人钱月娥,每天上午10点出门,到社区银发餐桌吃午饭。每天前来吃饭的老人已有70位。老年餐桌在很多城市试行失败:收费高,老人不肯来;收费低,企业亏本。南京“娱乐养老”创始人侯国新在很多人放弃的银发餐桌里挖掘商机,如今开发有养生、书画等活动项目,形成一条产业链。“我们本想开设50家连锁餐桌,但很多社区不愿提供场地,房租成了‘拦路虎’。养老服务企业微利、亏本的多,如何活下去?政府如何购买服务?”

南京市建邺区健园社区书记周晓红最期待的改革,是落实老小区养老设施用房。按照部署,南京市今后新建小区按照人均用地不少于0.2平方米标准,分区分级规划设置养老服务设施。已建成小区按每百户15-20平方米的标准调剂解决。

南京市民政局福事处处长周新华说,虽然目前民政部和省政府没有明确对试点城市在政策和资金上的倾斜,但纳入试点的后续效应会逐渐显现。

《通知》明确,建立由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牵头的试点领导小组及办公室,确保试点改革顺利推进。根据部署,今年8月15日之后每半年,各试点城市提交一份试点进展情况报告。民政部和发改委将建立评价机制,进行督导评估,将经验及时推向全国。

【各地探索】事实上,在被确定为试点的前两周,南京市政府刚刚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

“2020年民政部改革试点截止,届时,120多万南京老人的切身体会将是最好的检验。”周新华说。

民政部列出了8个方面的改革任务: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完善养老服务发展政策、强化城市养老服务设施布局、创新养老服务供给方式、培育养老服务产业集群、加强养老服务队伍建设、强化养老服务市场监管。“这8个方面,既补上目前养老服务业的短板或空白,也指明了今后的发展方向。”省民政厅福善处处长蒋同进说。